1. 欢迎光临教育期刊网!
  2. 我们已经做论文八年了相信我们,能帮助到你的:论文代写与发表!

印象巴库

孙国宏 来过阿塞拜疆的朋友都会记住这样一个简洁而不失韵律的称呼“阿塞”,而与我曾朝夕相处的石油城巴库,自然地称之为“阿塞的巴库”。 我与这个充满色彩的国度结缘自十三年前的三月三。飞机到达阿利耶夫国际机场已是夜半时分。从机场驱车到首都巴库市区住地,一路上清幽宁静,与北京的车水马龙和大都市的喧嚣形成了极大的心理、视觉反差。到了住地,放下行囊,环视房间,屋子大厅很空旷、高大,墙边有壁炉,是典型的俄罗斯风格,让人真切地感到已置身异国。 作为一个远涉异国的普通石油人,此前对巴库的了解都是零星和分散的。但从此以后,我和巴库结下了深厚的情缘,她的一切色彩都映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风火之都 阿塞拜疆位于亚洲西部、外高加索东南部,东临浩淼的里海。巴库是阿国的首都,是里海及高加索地区最大的城市,地处里海西岸阿普歇伦半岛的南部。从地图上看,阿塞拜疆版图宛若一只飞向海洋的大鸟,昂首展翅;那标志着首都巴库位置的圆圆一点,恰似大鸟的眼睛,俯视着蔚蓝的海洋。 巴库是一座风城,这是我初到阿塞的印象;巴库也是一座火城,这是我到阿塞以后得知的历史源流。 “巴库”名字的起源,普遍认为来自于古波斯语“Bad-kube之城”,意思是“风袭之城”,Bad意思是“风”,kube有“猛击”的之意。我到阿塞之后对“风城”[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有着切身的体验。巴库是一座海岸城市,城市的灯火到里海岸边戛然而止,形成了一条美丽的弧线。每当夜幕降临,人们三三两两地在海边散步。但一年四季,伴随人们散步最多的还是阵阵清风,风虽大但很轻柔,她们任性地撩拨着行人的秀发和五颜六色的衣衫,有时人们不得不向着风来的方向倾斜着走,抑或背过身去倒着走。 有一次周末,与朋友们相约去里海岸边的贝壳滩,巴库的风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那天风很大,海浪被风搅动得愤怒地跳了起来,大家兴致颇高,踏着堆积如山晶莹剔透的贝壳,手牵手蹈入大海冲浪。突然一个巨浪袭来,人墙被打得七零八落,自己一个疏忽,被巨浪掀翻,结果把新配的一副眼镜丢进了大海。后来我和朋友们调侃,眼镜虽然永久沉没,但产生了相当高的历史意义,若千万年后,浪淘沙般地被考古人员发现,经过仔细研究,得出结论:千万年前,人类的眼睛都不好使,要佩戴两个圆东西,那时的人类除了会用火以外,还会用这东西保护眼睛。更具有意义的是,我的眼镜上印有“Made inChina”,据此未来的考古学者们可以断定,这片神奇的海岸,曾有那个传说中的古老中国的印迹!无意间把中国的印迹留给遥远的未来,虽跌失眼镜,但我心甚慰。 巴库和阿塞拜疆的很多地区一样,也是火的土地。“阿塞拜疆”( Azerbaijan)一词,起源于一个古老的土耳其部落的名字, “阿塞”( Azer)的意思是“火”,作为这片土地的名宇由来已久。千百年前,露头的天然气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熊熊燃烧,风霜雨雪无法使其熄灭,人们认为这永燃的“地火”就是他们的上帝,他们把“地火”作为“圣火”而顶礼膜拜。在巴库的市郊,有一座古堡式的火神庙( Fire Temple),即Baku Ateshgah,建于17 - 18世纪期间,根据火神庙内的碑刻记载,火神庙主要是印度教、锡克教、索罗亚斯德教等教徒拜火的地方。1883年,火神庙附近开始石油天然气开发,经久不息的神圣地火,因天然气供应断流而熄灭了。“地火”对于这片古老的土地有着特殊的意义:在古代意味着“神圣”,在现代意味着“资源”,阿塞拜疆国徽的正中,就是被蓝、红、绿国旗的三色包裹的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油画古城 巴库古城,是一幅老旧的精品油画,这是我初到阿塞的印象,也是最终印象。古城位于巴库市中心,濒临里海。 来巴库前,对这座城市知之甚少。惊喜往往来自于对未知精彩的偶遇,因为没有计划的期待,当那一片精彩倏忽飘到你眼前时,会结成记忆中最美的印象。那是一次漫不经心的散步,从里海岸边弧线形步行街走来,远远便可望见一座沧桑斑驳的古塔—一少女塔( Maiden Tower),塔身呈黄褐色,映衬着落日的余辉,间或的青苔与封皮脱落,益显曾经的变迁与沧桑。少女塔是巴库古城的一部分,也是巴库的地标性建筑及国家象征,其建筑年代可上溯至12世纪,也有学者认为,少女塔的建筑年代甚至可追溯至公元6世纪。 在少女塔的侧面,有一条幽静的小街道,缓缓的上坡,这便是巴库古城的入口。古城内的街道狭窄幽深,纵横交错酷似迷宫,青石铺路、建筑古老,仿佛一幅幅老旧的印象派油画,充满了远古的魅力。巴库古城区域,在旧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此活动,公元ll世纪时这里成为希尔万尼汗王( Shirvanshah)的都城,l3~14世纪,巴库由蒙古人控制,1723年彼得大帝征服巴库,1735年巴库又被纳入波斯版图。1804年,沙俄和波斯帝国之间战争爆发,1806年沙俄占领巴库,当时巴库古城有707家商店、约500户人家,大约7000人口居住。在1807一1811年期间,巴库城墙及防御工事得以重修及扩建,贸易港口重新开放并成立了海关。当时巴库古城有两个城门,一个是SalyanGate;一个是Shemakha Gate,或许是对历史的收藏与记忆,至今阿塞拜疆还有一个陆上油田SalyanOil,仍然以这两个古城门之一的名字命名。巴库古城有著名的希尔万尼汗王宫殿,历史可追溯至15一16世纪,建筑主要包括居住区、清真寺、皇宫、浴室及皇室成员的寝陵。1951年从巴库古城堡里发掘出许多石刻,石刻由多块片石组成,目前在古城希尔万尼汗王宫里陈列。 在巴库古城错综的小巷里,找一块青石板,静坐一会,迎着落日慵懒的色彩,你愈发感觉到历史的那一份厚重与静谧。这里有几家书画商店,小店的布局也如古城的街巷,幽深静谧,里面陈列的大多是与古城历史相关的书籍与器物。更惹人眼目的是一幅幅大小不一的古城风貌油画,古城的每一个角落,色彩斑驳地镶嵌在那里,老旧而新奇。 石油故乡 人类利用石油的活动最早可追溯至4000年以前。据史料记载,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时期人们曾搜集天然沥青用来建筑城墙及塔堡。英文“石油”一词是“Petroleum”,出现于15世纪早期,该单词来源于拉丁语petra(岩石)及oleum(油)的复合。据北宋政治家、科学家沈括撰写的《梦溪笔谈》记载:“鄜、延境内有石油,旧说‘高奴县出脂水’,即此也。生于水际,沙石与泉水相杂,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甃之,用采入缶中。颇似淳漆,然之如麻,但烟甚浓,所沾幄幕皆黑。余疑其烟可用,试扫其煤以为墨,黑光如漆,松墨不及也,遂大为之,其识文为‘延川石液’者是也。”《梦溪笔谈》的记载是“石油”一词的最早出处。 石油的辉煌起源于现代石油工业,而阿塞拜疆是现代石油工业的故乡。在阿塞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曾经留下现代石油工业的一串串历史足迹:1847年,巴库钻探了世界上第一口油井,随后出现了许多石油开采井;1859年,巴库市郊建立了第一座原油炼厂;1860年,世界石油供应的90%来自于巴库油田;1872年,巴库有约60座石油炼厂生产煤油;1879年,诺贝尔兄弟石油公司控制着巴库75%的石油工业……巴库在那个时候,也变成了著名的“黑城( BlackCity)”。1890年,一位土耳其旅行者,这样描述当时的巴库:“一切都是黑色的:墙、地面、空气、天空,你会感觉到无处不在的油烟,使人喘不过气来,人们在黑云覆盖的天空下漫步。” 由于巴库早期石油工业的黑烟污染,公众向地方当局施压,要求开发新的工业区,以改善市区环境。1870年市政当局提议在市区的东郊牧场建设单独的石油工业区,1872年出台法律,禁止在市区开工建设新的炼油厂。1874年,在巴库石油工业区(黑城)有123家炼厂,随着石油工业的发展及新技术的应用,在黑城以东,一个新兴的工业区“白城”( WhiteCity)发展起来,至1902年,约有20家大炼厂及相关的贸易公司在此落户,由于炼厂日益现代化,“白城”不再有严重的污染问题。 “少女”传说 现代的巴库,已经找不到一点当年“黑城”的痕迹,放眼蔚蓝浩淼的里海,偶尔从远方天际彩色斑斓的采油平台,才能捕捉到一点石油城的影子。但对于许多人来说,巴库不是石油城,而是女儿国。这是我对巴库的第一印象,也是所有来过巴库的外国人的最终印象。 漫步在巴库的街头,有两种香气会使你深切地觉得你身处异域:土耳其烤肉的香味和女人的香水味。这两种香味同样浓烈,彼此交互,勾勒出了这个古老城市的独特底蕴。巴库的女儿们不仅漂亮,而且从她们的表情及举手投足间都可以找到一种对生活的热爱及对美的追求。她们浓妆艳抹而不失自然,珠光宝气又不失典雅。每当夜幕降临,她们或伊人独行,或三五结伴,飘飘于里海的徐徐清风中,不禁让我想起《西游记》中的“女儿国”,那是这部书中少见的一段和平戏,但就是这一段记忆,差一点使唐僧的一世英明付之东流。 巴库是一个古老的女儿国。飘渺的里海岸边那座少女塔就是最好的证明。少妇塔的阿塞拜疆语为“GizGalasi”,塔高295米,类似笔筒,共有8层,人可以登顶鸟瞰里海,历史上曾用作灯塔,塔内有水井,井水清冽甘美。远观这座古塔,象一个精致的笔筒,卓立于蓝天与大海之间,那斑驳的塔壁,记述了一段悲凉美丽的爱情故事。 传说在12世纪的时候,在里海岸边住着一位国王,他的王国富庶,臣民友好。国王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善良、仁爱,百姓们都把她尊奉为天上的仙女。国王的女儿每天都到海边散步。一天,她邂逅了一位渔夫的儿子,两人默默地相爱了,从此,蓝天碧海间留下了他们相依的倩影。国王也被女儿执着的爱情感动了,抛弃了门当户对的偏见,在海边修建了一座塔送给他们,这对情侣每天在塔上遥望日出日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后来,这个小小的王国被蓄谋已久的海盗联军灭亡了,渔夫的儿子在保卫祖国的战斗中英勇地献出了生命。海盗的首领早已垂涎国王女儿的美丽,他杀尽了国王的亲兵,来到了这座塔上,国王的女儿穿着白纱,仙女般亭亭玉立于古塔顶端,迎着落日的余晖,依然安详、平静,她最后看了一眼见证他们爱情的这座古塔,毅然跳进了大海…… 古塔依旧,古城依旧,大海依旧,巴库的女儿依旧。女儿国,是一部镌刻在少女塔上的永远传说。 悠久的历史、奇特的景观、丰富的石油,造就了阿塞的五彩身姿,而巴库则是镶嵌在五彩之中最斑斓的明珠。这是我在这个国度里生活和工作了六年留下的深刻印象。 七年前离开阿塞时,和十三年前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时一样,也是在夜晚,但感觉澎湃丰富,让人一时无从言说。不久,一位在这个美丽的国度将继续工作、生活的同事寄来了一首词——《念奴娇·话别阿塞》,算是表达出了我对巴库的眷恋: 风云里海,叹滚滚黄沙,曾来天半?罂花五月烧天地,白浪傲卷长帆。青山铺就,牛羊点点,白雪接云端。更有热泉,长相忆泥火山。 把酒长[本文来自于www.jyQkw.cOm]缨谁系,刀笔古今,可留青书简?长歌曼舞红落叶,朋辈一笑心间。更待来日,重寻故地,泼墨古城边。临风洒泪,大风起巴库湾!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2-11 10:42:46
上一篇:超声波流量计将助力钻井液监测技术
下一篇:深海油气开发的四大挑战
网友评论《印象巴库》
Top 鸿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