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欢迎光临教育期刊网!
  2. 我们已经做论文八年了相信我们,能帮助到你的:论文代写与发表!

苗勒管永存综合征:《吾志不移》女主人公的雌雄同体人格

一、关于“雌雄同体”理论 
  “雌雄同体”这一概念于1929年被英国女作家和文论家弗吉尼亚·伍尔夫首次引入文学创作与批评领域,又由法国作家埃莱娜·西苏继承发展。作为二十世纪女性主义的先锋,伍尔夫在《一间自己的房间》中首次提出这一理论并做出阐述:“在我们每个人的心灵中都有两种主宰的力量,一种是男性的,另一种是女性的。在男人的头脑里,是男性勝过女性;在女人的头脑里,女人胜过男人。这是一种正常而舒适的生存状态......格勒律治曾说,伟大的心灵总是雌雄同体的,他大概就是这个意思。”[1]585伍尔夫和西苏所指的“雌雄同体”既非女汉子也非娘娘腔,而是一种理想状态下的两性相加,是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的相互融合。 
  “雌雄同体”理论具有强烈的女性主义意识,为人们认识世界和表达世界提供了新的方式;在当时以男性为中心的文化氛围里,它不仅为女性写作开辟了一条新路径,也“改变了当时文学批评话语惯有的表达方式,提供了文本书写的另一种可能。”[2]1在这一理论启发下,不少优秀作品与批评文论应时而生。在《吾志不移》中,女主人公艾达的性格也彰显着男性特质,与雌雄同体理论不谋而合。因此,本文拟从“雌雄同体”的角度追溯艾达的坎坷人生,籍此考察其钢铁意志的形成过程。 
  二、艾达体内蛰伏的男性特质 
  从外貌看,艾达长相柔美,并不像她的祖母那样粗犷,麦基姑母和妈妈评价:“嘴很大,但生得很美”,“鼻尖很矮,但也生得很美”。”[3]5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艾达拥有一对和海布里地岛民一样的灰蓝色眼睛。这一比喻隐约透露出艾达女性外表下蛰伏的某些雄性特质,也正是这种潜质令其有别于其他女性,在历尽艰辛后收获幸福人生。 
  身为女性,艾达从小到大都不乏温良气质。孩提时代,她努力存钱只为买到喜爱的布娃娃;她把自己的帽子送给受欺负的傻孩子杜贝;她无忧无虑不知何为贫穷、痛苦和残酷,仿佛得不到心爱的玩偶就是最大的灾难。长大成人,她同众多少女一样渴望甜蜜的爱情。她对恋人罗浮温柔顺从;她会因为恋人的一句夸赞而面露娇羞。她以柔弱善良的母亲为榜样,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然而艾达身上的这些女性气质并未掩盖住其刚毅的个性。她是拓荒者的后人,继承了先人顽强不屈的基因。作为芬卡索尔家族的一员,她身体强健,能洗冷水澡。她自幼便受祖母这样的教育:“记住啊,我的孩子,你的身体里流着浓浓的血。”“不要让坚强的血统变弱,血液稀薄的人容易做坏事。”[3]18她虽然渴望爱情却从不过分沉迷,她毅然拒绝了罗浮醉酒后深夜的邀约,始终保持着应有的自尊和骨气。 
  未婚夫的离去是艾达人生道路上的转折点和人格发展历程中的里程碑。罗浮与艾达婚约既定,却遭珍奈设计而被迫娶她为妻。对艾达而言,这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正如“英国大诗人拜伦曾经说过:‘男人的爱情是与男人的生命不同的东西,女人的爱情却是女人的整个生存。’”[4]725对于少女艾达,罗浮就是她的一切,失去罗浮让她心如死灰,甚至不再信仰上帝。然而,艾达又与多数少女有所不同,罗浮的离开带走了她的烂漫与柔情,却令其刚毅特质日渐显现。虽然在孩提和少女时代,艾达的女性特质在其人格中占据主导地位,但其温柔的女性外表下面,却早已蛰伏着刚毅的男性特质,而这种特质又因婚约变故爆发出来,并在此后的屡次挫折中历久弥坚,锻造出一个刚柔并济、“双性同体”、坚强果敢的成熟女性。 
  三、艾达体内雄性特质的“爆发” 
  当顽固、愚昧的村民们要将她与恋人拆散时,她的勇敢便开始显现出来。她坚持立场,选择斗争而非顺从;她一有机会见到罗浮,便鼓励他与自己并肩对抗世俗成规,永不屈服。怎奈罗浮生性懦弱,让她失去了最后的希望。然而“她本性中沉睡着的一些质素此刻苏醒了,飞扬起来,化成了活力。她那不知热情为何物的身体的各部分,现在复苏了,她感觉他们的存在一如她感觉焦虑。”[3]128那些苏醒的质素正是蛰伏在她身体里的钢铁意志。 
  遭遇爱情重挫的艾达又经历了失去母亲的痛苦。这双重打击毁灭又重铸了她;确切地说,是毁灭了那个曾经温柔天真的艾达,开始锻造一个刚毅果敢的艾达。她一度痛苦迷失,直到罗浮在奔赴一战欧洲战场前来找她。这一次她抛下顾虑,勇敢地跟爱人独处了几日,以期填补逝去的六年光阴。她期盼着罗浮从婚姻枷锁中重获自由,筹划他们的美好未来。短暂的幸福却给艾达带来了爱的结晶,也正是这段记忆和这个孩子在罗浮参战期间成为了她的精神支撑。未婚先孕在当时社会是不被人接受的“罪恶”,面对祖母的责备和邻里的指指点点,艾达并未退缩;她甚至隐瞒下这一切,独自将爱子养育成人。此时的她已经冲破了封建教条的束缚,甩开了伪道德的条条框框,开始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命运并不允许她有稍许喘息。艾达生下孩子不久又遭遇了失去祖母的打击。祖母意志坚定,一直是家里的精神支柱,对艾达影响至深。在一战的影响下,整个美国陷入经济大萧条,艾达被迫外出打工养家。虽然罗浮最终得以回到她的身边,与她组建家庭,车祸却又将他送进医院并花光了全部积蓄。接连不断的灾难并没将艾达打倒,不屈的个性反使她越来越强;她最终收获了甜蜜的爱情和幸福的家庭。在小说的尾声,艾达欣慰地想到:“从来未有过一个时期,甚至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比不上现在这么幸福美满。”[3]402 
  概言之,“雌雄同体”的性格特征使艾达既能展现女人的柔情又能挺过重重灾难,获得幸福美满的人生。艾达的人格魅力恰可概括为英国诗人西格夫里·萨松的那个名句,即:“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她兼具美丽的外表与钢铁的意志;她是阳刚与阴柔的完美结合。 
  参考文献: 
  [1]弗吉尼亚·伍尔夫著、王义国译.伍尔夫随笔全集[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2]陶冶.试析“雌雄同体”理论在女性写作上的意义——从伍尔夫到西苏的发展历程[D]. 上海师范大学,2015 
  [3]埃伦·格拉斯哥著、王敬义译.吾志不移[M].今日世界社,1970 
  [4]波伏瓦.第二性[M].中国书籍出版社,1998 
  作者简介: 
  李颜伟(1967--),博士,副教授,从事美国文学与历史文化、翻译与翻译史研究。 
  李笑笑(1992--),天津大学翻译硕士研究生。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2-04 22:45:17
上一篇:苗勒管永存综合征:双性同体视角下简爱独立人格
下一篇:羊左相交共一心 :优秀传统文化的回归
网友评论《苗勒管永存综合征:《吾志不移》女主人公的雌雄同体人格》
相关论文
Top 鸿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