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欢迎光临教育期刊网!
  2. 我们已经做论文八年了相信我们,能帮助到你的:论文代写与发表!

近现代女烈小资料:歌剧《江姐》沈养斋的表演

 沈养斋——是一个观众不大喜欢的反派角色,但他在剧中必须存在,否则就体现不了该剧弘扬的正能量,体现不了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虽然,笔者扮演的沈养斋是个反派,但如果没有反派的存在,自然就树立不了江雪琴的光辉形象,就更谈不上剧本的起承转合、矛盾的焦点、戏剧的高潮了。所以,为了演好这个反派角色,首先必须喜欢他。在表演上,神形必须去仔细琢磨他,这样,当沈养斋出现在舞台上、观众前才会让观众感觉到表演真实,有血有肉,才能达到惟妙惟肖的效果。观众越是讨厌他,证明笔者的表演越成功,否则人物出现在舞台上就会给观众留下苍白、空洞,留下貌合神离或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笑柄,也会给全剧演出造成不良的舞台效果。 
  家喻户晓的歌剧《江姐》,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许多观众对剧情非常熟悉,容不得丝毫马虎,为了演好沈养斋,笔者可是没少花功夫。从剧本来分析,歌剧《江姐》可以说每一场都有尖锐的戏剧冲突,而且,每一场冲突都具备尖锐,复杂的多维层次。从冲突的形式看,既有激烈紧张的大场面,也有小范围的唇枪舌战;既有风波激荡的情绪冲突,又有面对江雪琴不招供的软硬兼施。沈养斋在剧中戏份雖然不是很多,但他的出现在剧中起到了举足轻重、至关重要的作用。观众之所以讨厌他,不仅仅沈养斋是个反派人物,更重要的是他的出现给娴静大方、柔中带刚、处变不惊的党代表江雪琴带来了阴险残暴的灭顶之灾。当枪声响起,当寒梅怒放,为革命,为胜利江雪琴面不改色走上刑场,不惜牺牲自己生命,沈养斋那种愚蠢至极的思想与江雪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这种精神思想的烛照下,奏响了新中国必然胜利的交响曲。 
  一、我就是沈养斋 
  从人物着手,坚定笔者就是沈养斋本人的信念,把握沈养斋人物基调,有力的在舞台上通过肢体语言腾挪变化。虽然是个反派,但必须使人物丰满起来;虽然观众对反派恨之入骨,但必须使人物的个性、思想血肉俱备。面对江雪琴,沈养斋的那种阴险狡猾、深沉老辣的韵味还得必须使其具备反派生活的真情实感与戏剧艺术魅力。 
  比如说沈养斋在剧中与江雪琴的一场对戏当中的唱段: 
  (唱)我也有妻室儿女、父母家庭, 
  我也曾历尽沧桑,几经飘零, 
  将心比心也悲痛, 
  能不为你凄凉身世抱同情? 
  有道是好花能有几日红, 
  难道你不珍惜自己锦绣前程? 
  你这里空把青春来葬送, 
  又有谁知道你、思念你、 
  把你铭刻在心中…… 
  这出戏的内容观众一目了然:沈养斋妄想采取走心的办法,让江雪琴交出地下党的名单,归顺于国民党。这段戏的表演,包括肢体语言的规范,一个小的微笑,一个安慰的动作,一个狡黠的眼神,甚至在舞台上走多少台步的处理,都是通过仔细揣摩、仔细分析的,其目的是想笔者所扮演的沈养斋能让观众感觉到真实。在这段戏中笔者对角色个性的描摹比较多一些,试图告诉江雪琴,沈养斋与她没有深仇大恨,没有必要自己和自己过不去,都是为了党国才不得已而为之。细腻的处理,精心的编排,仔细的打磨,用心的表演,最终赢得了观众的认可,甚至有观众在演出结束后跑到后台与笔者合影留念,夸笔者把沈养斋这个人物演活了。演员所扮演的角色能得到观众的检阅与认可,让笔者颇感欣慰,汗水没有白流,再多的辛苦与付出,只要观众喜欢,都是值得的。 
  二、念白处理生活化 
  念白在各大舞台表演艺术领域都是比较讲究的,例如京剧中就有“千金韵白四两皮”的说法,意思是指韵白的重要性。歌剧也不例外,但歌剧的台本处理有不同于京剧韵白的地方。京剧讲究韵,不同的人物韵白自然不同,戏曲唱段本是押韵之体,尤其是在剧中有身份的人物,韵白自然非常讲究,拖腔拉调,可以说与唱词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但歌剧《江姐》就不一样,必须生活化,比方沈养斋与江雪琴的一段对白: 
  沈养斋: 唉!你们这些共产党人啊,是呀,是呀,特别是像江姐这样一个有多年党龄的共产党人,要改变立场是困难的,甚至是痛苦的。正因为这样,所以我要以更大的耐心,等待着你的醒悟。我想我们终究还是可以找到共同语言的。 
  江姐 :革命者与反革命没有共同语言! 
  沈养斋:不,有些情感是人所共有的嘛。比如说,人情、博爱、幸福、和平,这都是人类共同需要的。战争总不是好东西。社会有问题,国家有缺点,尽可以协商改良嘛,何必非要武装暴动,刀光血影,致使无辜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呢? 
  这是一段从人物内心出发斗智斗勇的对白,紧张、激烈、扣人心弦,在一问一答中既彰显出了江雪琴的人格魅力,又凸显出了沈养斋的阴险狡诈,使人物性格在念白中得到升华。笔者在此段对白中运用了轻重缓急、抑扬顿挫的处理,在剧中揭示心理、渲染情绪方面收放自如,起到了较好的作用。现场达到了理想的艺术效果,让观众为之叫好! 
  三、形体表演的重要性 
  说到形体表演的重要性,任何表演都离不开形体表演,形体表演直观的表达当时情景下的人物情感。 
  形体表演在歌剧表演中也非常重要。株洲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被业界誉为“歌剧的绿洲”,笔者作为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心的一名演员,多次参演歌剧的表演:在小歌剧《红松店》中饰演采购员,这是毕业参加工作后的饰演的第一个角色;在歌剧《又见梅花开》中饰演门球运动员;在大型民族歌剧《沥沥太阳雨》中饰演男一号的青年时代——牛哥,此剧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大奖”。经过多部歌剧的历练,本人已由当年上台的青涩成长为有丰富表演经验的演员。在剧团编排的歌剧《江姐》中有幸扮演反派人物——沈养斋,用心揣摩人物心理,从台词、演唱入手,塑造角色。随着剧情的发展,在表演过程中,沈养斋的神态、形态都形体语言都有明显的变化,形体表演贯穿着整个歌剧,推动着剧情发展。比如,一个小小的弹烟灰的动作、一个小小的挥手、一个转身等,这些形体语言有时在剧中比有声对白更能表现出人物的思想性格,观众在观赏表演同时,表演者的对白能够直接表达出故事情节的变化和人物情感的变化等,很多时候观众会被剧中人物的动作和神态等深深吸引,还可以从形体语言中感受到作品的寓意。沈养斋的形体表演没有刻意的浮夸,来得真切,除了他是反派演员的身份和立场,思想上不一样以外,他和常人一样。所以,在处理沈养斋的形体语言上,除了规定的舞台调度与肢体语言外,其它,并不需要有大的动作变化及夸张,中看、中听、自然就行。否则,会让观众感觉有故意做作之嫌。 
  四、结语 
  通过沈养斋这个人物角色的分析、揣摩、研究,笔者认为演得太过使观众感觉不真实,表演不足也会使观众感受不到表演的魅力,必须拿捏精准,把握尺度,恰到好处。 
  只有充足的准备和不懈的努力才能够增加自身的自信,注重对形体语言及相关内容和技巧的学习,深入人物内心去感受其性格特点,多磨、多练、多演才能在舞台上,观众前发挥得更好;才能将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角色呈现在舞台上;才能将自己喜欢的艺术事业发扬光大。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1-05 22:25:49
上一篇:近现代女烈小资料:“江姐”人物形象的塑造
下一篇:互联网时代下的新闻采访
网友评论《近现代女烈小资料:歌剧《江姐》沈养斋的表演》
Top 鸿运国际